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手机号快速注册登录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3404人阅读 2021-1-26 14:48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劳尔·杜飞《L'Aperitif》1908


劳尔·杜飞认为:色彩的明暗度在光线下是相同的,胜过色彩本身;色彩捕捉住光线,是属于整体性的。每一个主体或每一组主体,都有自己的光线,他们接受相同的反射及艺术家的决定安排,以色彩来创造出光线,而非反之。艺术家可以给任何物体任何颜色,但却不能创造光源。因此他反对摹写大自然,有重组景物“色彩-光线理论”的观念。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劳尔·杜飞《Port au voiler,hommage a Claude Lorrain》1935


与保罗·塞尚接触后,杜飞尝试采用一种更微妙的技巧、更独特的方法:缩短的视角排列,以稀薄的颜色,酣畅淋漓速记的方式快速摹写物象,画面笔墨流畅,色彩明快,犹如中国文人画的意笔草草,却生机盎然。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劳尔·杜飞《Fête nautique au Havre》1925


作品《4th of July》中,杜飞采用鲜明稀薄的色彩,意笔点点的方式,捕捉勒阿弗尔林荫大道节日欢悦的气氛,以及市民们不可抑制的情绪:以街景为焦点,法国三色旗和各式各样的节庆横幅犬牙交错的肆意装点的帕瓦塞大道,奔走狂欢的行人点缀原本彩旗充斥的街道,行人与街道隐约遮挡,无需细节刻画,只有色块变化,给整个画面注入了鲜明透亮的光彩和喜庆的节日气氛。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劳尔·杜飞《4th of July》1906


杜飞“色彩-光线”理论下的“野兽派”,天真浪漫、色彩缤纷,充满赤子的性情。从不忧伤,阳光浪漫,充满青春喜悦的杜飞“不模仿太阳,而成为太阳。”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劳尔·杜飞《Rue Decked with Flags》1906


一楼侧厅展室,是法国现代艺术家让·弗特里埃(Jean Fautrier)的抽象表现主义绘画、雕塑作品回顾展。回顾展按时期分类分区呈现,小型绘画、雕塑作品点缀其间,并运用多媒体手段,将弗特里埃创作时的珍贵影像资料布置成黑色观影间,真观感受艺术家的喜怒哀乐与艺术人生。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让·弗特里埃 (Jean Fautrier1898-1964)


让·弗特里埃 (Jean Fautrier1898-1964)法国画家,插画家,版画家和雕塑家,是膏浆技术的先驱。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卡雷尔·阿佩尔(Karel Appel1921-2006)


让·弗特里埃与卡雷尔·阿佩尔(Karel Appel1921-2006)(荷兰)、让·杜布菲(Jean Dubuffet1901-1985)(法国),是抽象表现主义绘画三大巨头,眼镜蛇(Cobra)艺术天团重要成员。Cobra源于哥本哈根(CO)、布鲁塞尔(BR)、阿姆斯特丹(A)三个城市名字开头字母的组成,就如金砖四国的造词理念一样。眼镜蛇艺术群体,1948-1951年间国际表现主义艺术家团体,受诗歌、电影、民间艺术、儿童艺术、原始艺术的影响,色彩绚丽、笔法酣畅,追求诗意,充满梦幻,对后来欧洲的不定形艺术产生巨大影响。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让·杜布菲(Jean Dubuffet1901-1985)藏于蓬皮杜艺术中心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让·杜布菲(Jean Dubuffet1901-1985)藏于蓬皮杜艺术中心


《三妇女》是弗特里埃早期成名作,以体量膨胀、夸张的人体素描,突现肉欲横流的视觉效果。展现其超强的写实技巧与表达能力。对形体中的“体”的关注与研究,在他早期的油画作品中有迹可寻。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让·弗特里埃《Trois soeurs》1923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让·弗特里埃《La Promenade au Tyrol》1922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让·弗特里埃


弗特里埃这一时期的油画对色彩的弱化,力求画面中潇洒而随性的线,体现形象的丰富而生动,借用塑形膏的前期处有意而为的肌理质感,趋势动向的细节推敲,以及不经意间保留下来的似是而非的线与形,融在一定的形象的体块中,获得线形与肌理的完美融合。与他同时期的另一位抽象表现艺术家苏丁,朝着不同方向与领域进行探索。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让·弗特里埃《Lac bleu 2》1926


苏丁是指柴姆·苏丁(Chaïm Soutine 1894-1943),1911年抵达巴黎,入巴黎美术学院高尔蒙画室,朋友莫迪里阿尼印象中:“苏丁长期保持着性格内向的容貌,眼睛似乎朝向自己的内心深处”。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柴姆·苏丁(Chaïm Soutine 1894-1943)


柴姆·苏丁从不作传统意义上的素描,只是用木炭迅速地确定位置,搭起未来作品的骨架,而不使其带有任何限制,这种素描仅只对他自己具有含意。苏丁将油画颜料,一管管的原色,迅猛地调在一起时,才能画满一个形状,赋予轮廓以生命的温暖气息。柴姆·苏丁“这种独特的运用颜料与颜色,将生活中为人所忽视的事物、人物、情绪,以一种破坏性的方式展现在画布上,好像作品濒临失败,却又毋庸置疑地蕴含着艺术的美和古典艺术的精神,具有当代抽象主义绘画精髓”。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柴姆·苏丁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柴姆·苏丁


柴姆·苏丁注重非自然的真实,强调艺术家感受的真实,表现艺术家个人主观看到的、感受到的细节特质与呈现出来的个人情绪。行走在卢浮宫,你会看到同一主题,同一情节,在不同时期,不同的艺术家,每个人的切入点都不一样,都带着每个人的时代性、地域性、目的性以及表现能力差异性,呈现出组合、形态、气氛、情绪完全迥异的绘画与雕塑。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柴姆·苏丁


每件作品都体现了每个艺术家的不同他人的关注点,多是依据每个人的知识体系架构自己所接受与拥有的信息、审美标准、内心尺度来物化出来的艺术家心目的“最佳形象”。这样便可以理解柴姆·苏丁所表现的人物,不在意真实人物的现实,而是反映和表现他看到、感受到的真实,是有偏差、有选择、有意的自我的真实,一种极致感受中的真实。将其推至极致,便可理解苏丁的色彩与福特里埃的素描的极致的色彩与极致的线条,以及其中凸显的个性审美理念和真实意图。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让·弗特里埃《Bouquet de lys》1926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让·弗特里埃《Roses 1》1929


让·弗特里埃在他的黑色时代、灰色时代,可以看到他对形的极致研究和表现的探索,将人体的表现从形的层面进入体的空间。如同一个人从户外进入黑暗房间时,从房间看到的对象的不确定的形,但可以真实感受到其体量,在他的画面中开始抛弃了肯定的轮廓线与极致的小起伏,注重三维空间的体量,一个由具体的个体的人向人的主体的表达演进,如同我们在身形具体的丘吉尔与戴高乐各自的形象与个性体征,可以很快很有效地找到二者间一些具体和感性的差异,但在形容或区分一个伦敦人与一个巴黎人,就没有这么简单了,你可能要采用抽象的理性的词与体征来描述与表达,才能从二者间共性特征角度进行区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