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手机号快速注册登录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3202人阅读 2021-1-26 14:48

花雪渐浓,大街小巷,古城旧堡,粉裹素妆。

再次转乘地铁来到ìENA,从小巧简雅的地铁口上到地面,便到了巴黎16区。在雪花寒风中随路前行百米,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现在右前。站在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内广场,透过树梢枯枝的缝隙,可以窥见一河之隔的埃菲尔铁塔。雪花狂舞起来,冷峻铁塔慢慢隐退在雾气渐起的玻璃窗中了。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埃菲尔铁塔


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有市立和国立之别,我们现在到达的就是巴黎市立现代艺术博物馆,国立博物馆归属在著名的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巴黎市立现代艺术博物馆位于著名的东京宫(Palais de Tokyo)的东翼,这栋建筑是为了1937年的巴黎国际博览会展览而建的,建筑是20世纪30年代建筑的杰出典范,据说这里是巴黎右岸文化生活的好去处。展览过后,在1961年改制为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藏品多由小皇宫的现代艺术部分划拨而来。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博物馆庭院雕塑


博物馆藏品主要是20世纪初至今的当代艺术和现代艺术,涵盖野兽派、立体主义、抽象派、装饰艺术、超现实主义、巴黎学院派及新现实主义等多个主要艺术流派,囊括毕加索、杜飞、莫迪利阿尼、德兰、毕卡比亚、夏卡尔,以及波尔坦斯基、帕雷诺和彼得·多伊格等艺术家的作品,逾13.000件,藏品规模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号称法国最大的现当代艺术博物馆之一。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赵无极《Six janvier》1968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赵无极《Six janvier》(局部) 1968


现代艺术博物馆重要藏品有劳尔·杜飞的巨幅壁画《电的历史》,它是艺术家现场创作作品;还有在底层中厅左侧展永久陈列着华裔艺术家赵无极先生一幅大尺度现代抽象艺术作品,站在原作前,色彩的搭配、肌理的制作、笔触的掌控,有一种铺面而来的气势,浓烈而震撼,一种自视觉而心里的悸动,是无法发端于印刷品和网络图片的。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劳尔·杜飞《LaFée Electricité》1937


进门一楼大厅,在大厅中央安置一尊白马,等比大小的树脂雕塑,马的解剖准确与否不是艺术家的卖点,马肚下的金属支撑架还在,脚下的大木板跟大观园的傻大姐似的,连马带框大大咧咧地铺在大厅中央,显得过于随意与任性;或许不在意细节的精致与否,但让我觉得有些突兀。不修边幅的白马,站在大厅中央,画风很是跳帧。空寂少人时,它到倒是与背后巨幅壁画很CP。满墙通体巨幅壁画,以速写式的笔法,以细粹的线条和笔触,以及明亮而淡薄的颜色,来表现活泼、欢快的人物与建筑场景,呈现风格清新、色调鲜明的艺术魅力,非常具有法兰西的活泼浪漫特质。这就是劳尔·杜飞为巴黎国际博览会现场创作《电的历史》,巨幅而极受欢迎的电力颂歌的壁画作品《LaFée Electricité》。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劳尔·杜飞《LaFée Electricité》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劳尔·杜飞《LaFée Electricité》1937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劳尔·杜飞《Electricité》1937


劳尔·杜飞(Raoul Dufy 1877-1953),法国著名的野兽派画家。他受莫奈与毕沙罗深刻的影响,曾热爱印象派绘画;受马蒂斯作品的启发,开始创作野兽派绘画;受塞尚与毕加索的影响,尝试立体派的绘画,为纺织物设计花样。历经印象派,立体主义洗礼的劳尔·杜飞,在1920年前后形成了自己成熟的艺术风格。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劳尔·杜飞(Raoul Dufy 1877-1953)


19世纪末,法国绘画的发展达到巅峰,对于艺术家们来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最好是因为月满则亏,革命是不可挡的潮流,中流击水,挥斥方遒;最坏是因为潘多拉魔盒开启一个无序的时代,群魔争霸,极易迷失方向而走丢自我。“印象派”的好汉们,已经感知新时代的来临,在沙龙堡垒的壁上开窗,道上挖坑,撬门掀顶,洞开古典艺术藩篱,更有甚者另起炉灶、搭建明堂、自造庙宇,改弦更张巴黎乃至欧洲绘画艺术新主张、新次序。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劳尔·杜飞《Henley,Regatta aux drapeax》1935-1952


“印象派”好汉们攻城夺地,将炙热的阳光引入肃穆阴森的殿堂宫宇,刻意描绘阳光照耀下的自然形象,敏锐捕捉景与物的瞬间变化中视觉感知中个体形态。在19世纪绘画落幕之时,上演一曲波澜壮丽的压轴好戏,同时吹响迈入20世纪现代美术上演群雄逐鹿的序号。跟进而来的“野兽派”猛士们,更加毫无忌惮,点燃革新运动在20世纪最初狼烟,将自由之火化作三色旗插满蒙特马自由艺术高地。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劳尔·杜飞


野兽派虽然没有明确的理论和纲领,但他们的率真与洒脱中,追求个人情绪最直接、最本真的传达与彰显,充分显示出追求情感表达真实的表现主义倾向。他们聚合起来,积极跑马圈地,忙于自报家门,乐于彰显箱底,勇于翻唱马赛。运用鲜艳的色调、浓重的色彩,粗放的笔法,直率的表达,强烈的画语,高调宣示他们的主张和情绪;有时直接从颜料管中挤出的颜料,直接宣泄在画面上,一阵肆意的涂抹、挤压与泼洒,尤如野兽误入菜园,无所顾忌横冲直闯,满目狼藉而画面生鲜狂野,大有“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故该群体被世人戏称野兽画派。

现代博物馆 · 踏雪寻梅

劳尔·杜飞《Yacht club》1931


劳尔·杜飞算是野兽画派中,浪漫快乐的代表画家,作品追求爽朗轻快、典雅规律的绘画性,表现出澄明率性,阳光充溢,色彩亮丽,极具有法兰西民族特有的浪漫气质。杜飞喜好运用单纯线条和借用原色对比,配以活泼的笔触,将人物场景夸张变形,追求装饰视觉效果。杜飞不重荣誉得失,喜爱率直地描绘自然与生命,是一位为画画而活着的较纯粹的画家,艺术作品中流露出优雅而又敏捷灵动的气质,而倍受世人注目。


1234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