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艺客:他的艺术画廊打造沉浸式树屋结构

[ 复制链接 ]

说到艺术画廊,我们脑海中蹦出的大多都是一个“白匣子”的形态。这符合策展人的典型喜好——规则白墙面和展台。当然了,这也是因为,展品才被认为是一间画廊的主角。

上个月,IK Lab画廊在墨西哥尤卡半岛海岸的Azulik度假村内开放。和传统的艺术画廊显得完全不同,这一全新的艺术和文化空间被打造成了一个穹顶状的“沉浸式树屋”结构,为艺术品的展示提供了一个特别的背景。

这一创意出自Azulik度假村的创始人、阿根廷设计师Jorge Eduardo Neira Sterkel 。基于对当地生态的了解和尊重, IK Lab展现了对周边原始环境的深切敬畏: Sterkel不仅没有出于建筑的目的而砍伐树木,还让建筑坐落在距离地面12米高的架高平台上——这一高度和周边的树冠持平,避免了对当地野生动物生活路径的破坏。

在建筑这一空间时, Sterkel使用了大量的原木材料。较大的树枝为不规则的穹顶提供了支撑,小的枝条以对角线的模式排列在树枝之间,形成稳固的整体结构。

在画廊的侧面和顶部,分布有不同大小、形状的圆形窗户,为室内引入周围的自然风景和光源。与此同时,枝条间的狭窄空隙使光线能够穿过经由透明纤维加固的外墙,丰富了空间内部的光影变幻。

在踏入IK Lab前,你需要先脱下鞋子,通过双脚去感知不同材质的地面:从抛光水泥到以原产于该地区的藤本植物bejuco为原材料的原木地板——它的温度会随着周围自然环境的气温而变化,这样一来,室内外的空间界限被进一步地打破了。不过,在前进时,你也需要格外小心:偶尔,地面会出乎意料地倾斜。 “这种不平坦的地面设计是为了让进入画廊的参观者们更加专注于自己的感受”, Sterkel解释道。

在游览的过程中,绿叶植物也会不时映入眼帘:它们出现在角落里,或者在走道旁向上生长,和周围郁郁葱葱的景色融为一体。

在一开始, Sterkel并没有打算将其作为一个艺术画廊,直到艺术收藏家佩吉·古根海姆( Peggy Guggenheim )的曾孙Rumney Guggenheim搬到图卢姆时,他立马建议Sterkel将IK Lab打造成一间画廊。

“这一空间让我想起了1948年,佩吉在纽约开了一家名为Art of This Century的画廊,它的墙面也是弯曲的”,Rumney说:“我将这视为一种挑战,因为你需要反复思考,如何组合、摆放一场展览中的所有展品。”

4月20日, IK Lab开设了第一个展览“ Alighments ”。 Rumney充分利用了这个不同寻常的展览空间:比如说,在穹顶上,悬挂着来自艺术家Artur Lescher的近10米长的雕塑作品,和出自艺术家Margo Trushina之手的霓虹照明装置。在临近的穹顶上,垂落下视觉艺术家Tatiana Trouvée的作品?250 Points Towards Infinity?:它由250个悬挂着的摆锤组成——它们分别指向地面上的不同点。

pic/redbrickmuseum

Rumney觉得, IK Lab不仅仅是一个孤立的画廊设计,它在试图为未来画廊的形态探索新的路径。

在首展之外, Sterkel和Rumney还有着更深远的愿景,包括为当地儿童开展艺术项目,以及面向艺术家、时装设计师、厨师、音乐家等多领域创作者的驻地计划。“艺术家将会像当地的居民一样,在这里发展他们的事业。他们需要融入到周围的环境中去:赤脚行走、触摸不同的纹理,并在其中交换他们的想法。”Sterkel说。

(来源  好奇心日报(北京))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其它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对本文以及其中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仅作参考,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o 禁闻视频 t.cn/RxkPOKC 医院成了屠宰场;学校成了洗脑班;酒店成了办公处;道德成了奢侈品;人民成了提款机;新闻成了编故事;官员成了奴隶主;国家成了大监狱…中国真实现状  发表于 7 天前

大神点评(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